你的位置:學習網 - 視頻教程 >> 人文 >> 百科全書 >> 詳細內容

《[明]解縉主編-永樂大典(第01-08冊).pdf 》




收藏本資料

本資料所屬分類:

人文 百科全書

更新時間:2019年12月07日

如不能下載,請查看怎樣下載


下面是學習資料下載列表,您可以點擊這些文 件名進行下載,如果不能下載,請查看下載幫助

www.etubmp.live電子書 《永樂大典》編纂于永樂年間,由翰林院大學士解縉擔任總纂修,歷時六年(1403-1408年)編修完成,是中國最著名的一部古代典籍,也是迄今為止世界最大的百科全書。它的規模遠遠超過了前代編纂的所有類書,為后世留下許多豐富的故事和難解之謎。編纂于明朝永樂年間,保存了14世紀以前中國歷史地理、文學藝術、哲學宗教和百科文獻。共計22937卷、目錄60卷,分裝成11095冊,全書約3億7千萬字。
  • 《永樂大典》編纂于永樂年間,由翰林院大學士解縉擔任總纂修,歷時六年(1403-1408年)編修完成,是中國最著名的一部古代典籍,也是迄今為止世界最大的百科全書。它的規模遠遠超過了前代編纂的所有類書,為后世留下許多豐富的故事和難解之謎。編纂于明朝永樂年間,保存了14世紀以前中國歷史地理、文學藝術、哲學宗教和百科文獻。共計22937卷、目錄60卷,分裝成11095冊,全書約3億7千萬字。永樂大典

    它保存了14世紀以前中國歷史地理、文學藝術、哲學宗教和其他百科文獻,與法國狄德羅編纂的百科全書和英國的《大英百科全書》相比,都要早300多年,堪稱世界文化遺產的珍品。據粗略統計,《永樂大典》采擇和保存的古代典籍有七、八千種之多,數量是前代《藝文類聚》、《太平御覽》、《冊府元龜》等書的五、六倍,就是清代編纂的大型叢書《四庫全書》,收書也不過3000多種。
    明太祖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即欲修纂類書,商議“編輯經史百家之言為《類要》”,但未修成。明成祖即位后,為整理知識,令解縉等人修書。編撰宗旨:“凡書契以來經史子集百家之書,至于天文、地志、陰陽、醫卜、僧道、技藝之言,備輯為一書,毋厭浩繁!”過程召集147人,首次成書于永樂二年(1404年),初名《文獻集成》;明成祖過目后認為“所纂尚多未備”,不甚滿意。永樂三年(1405年)再命太子少傅姚廣孝、解縉、禮部尚書鄭賜監修以及劉季篪等人重修,動用朝野上下共2,169人編寫。組織設監修、總裁、副總裁、都總裁等職,負責各方面工作。蔣用文、趙同友各為正副總裁,陳濟為都總裁,參用南京文淵閣的全部藏書,永樂五年(1407年)定稿進呈,明成祖看了十分滿意,親自為序,并命名為《永樂大典》,清抄至永樂六年(1408年)冬天才正式成書。據《進永樂大典表》稱,全書繕寫成22,877卷,目錄60卷,成書11,095冊。


    《永樂大典》修書過程中,對收錄書籍未做任何修改,采用兼收并取方式,保持書籍原始內容。但據專家表示,《永樂大典》有不少錯漏,并非如人所譽“不曾擅減片語”,謝保成即指出《永樂大典》卷一九六三七“目”字韻下“醫目”條引《林唐語》,原文出自《因話錄》卷六《羽部》,《永樂大典》隨意刪改此文的情況非常嚴重,連“善醫者沈師象”也訛作“喜醫者沉大師象”。


    永樂大典
    永樂大典
    永樂年間修訂的《永樂大典》原書只有一部,現今存世的皆為嘉靖年間的抄本。明世宗十分喜歡《永樂大典》,經常隨身攜帶,翻閱查找驗方。嘉靖四十一年八月下令抄寫了一部。隆慶初告成,原本歸還南京。其正本貯文淵閣,副本別貯皇史宬。這套書到乾隆年間存有8,000冊,因此有人懷疑當時并未抄完。對于原書的去向一直是一個不解之謎,歷史學界有多種猜測。顧炎武《日知錄》斷定大典“全部皆佚”。另一個猜測是,原書已給嘉靖皇帝殉葬。嘉靖駕崩后沒有馬上入葬而是等了很久,當時抄本正在進行中,有人認為是在等抄寫工作結束。而最后嘉靖的抄本只有8,000冊,讓人懷疑可能是急于下葬而沒有抄完。若果真如此,嘉靖入葬的永陵經遙感探測已證實內部全部積水,那么《永樂大典》的原書已經無法再讓后人看到了。


    《永樂大典》在明代即有佚失。乾隆三十八年(1772年),修《四庫全書》﹐發現《永樂大典》已遺失缺失2,422卷,約千余冊。四庫館臣從《永樂大典》中輯出大量佚書,其中有385種收入《四庫全書》,以為“菁華已載,糟粕可捐,原(書)可置不復道”了。咸豐十年(1860年),英法聯軍侵占北京,翰林院遭劫掠,丟失大量《大典》。光緒元年(1875年)修繕翰林院建筑時,清查《大典》不足5,000冊,《永樂大典》之所以迅速流失,主要是職員監守自盜,據說文廷式一人即曾盜走百余冊《永樂大典》。光緒二十年(1894年)六月翁同龢入翰林院清查時僅剩800冊,現今尚存約400冊,810卷,不到原書的4%。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翰林院被義和團的拳民焚毀,《永樂大典》損壞三百余冊。光緒二十七年(1901)六月十一日,英使館交回《大典》330冊。不久又遭到監守者瓜分1912年翰林院所藏《大典》移交京師圖書館時,僅剩64冊。


    現今中國國家圖書館珍藏161冊,另外美國國會圖書館還藏有40冊,英國各地包括英國圖書館、英國牛津大學圖書館、英國倫敦大學東方語言學校、英國劍橋大學等存有51冊,德國漢堡大學圖書館、德國科隆大學圖書館、德國柏林人種博物館等存有5冊,日本國會圖書館、日本東洋文庫、日本京都大學人文科學研究所、日本京都大學附屬圖書館、日本三理圖書館、日本靜培堂文庫、日本斯道文訓、日本大阪府立圖書館、日本武田長兵衛、日本石黑傳六、日本小川廣己和韓國舊京李王職文庫亦有搜集,臺灣國立故宮博物院則存有62冊。


    3詳細介紹編輯
    包裝
    完整的《永樂大典》單冊,高50.3厘米,寬30厘米,用明代營造尺
    永樂大典
    永樂大典(30)
    來量,高一尺五寸六分,寬九寸三分。開本宏大,具有皇家的威儀和氣魄。


    每冊《大典》約有50葉(頁)左右,主要都是二卷一冊,一卷一冊或三卷一冊。書葉采用雪白、厚實的樹皮紙,翻開書發出淡淡書香,十分講究和美觀。


    古籍的書衣就是現代書籍的封面,因為像人穿的衣服一樣包裹在書的外面,就有了“書衣”這個形象的稱呼。《永樂大典》的書衣用多層宣紙硬裱,最外面有一層黃絹連腦包過,格外莊重。這種很像現代書籍的裝幀形式叫做“包背裝”,是元朝和明朝前期書籍裝幀普遍采用的方式。包背裝書籍應該是立著插在書架上,不像后來的線裝書是躺在架子上的。可以想象,一萬多冊開本宏闊的《永樂大典》擺在架上,如同一個小型圖書館,可謂煌煌巨制。


    書衣正面的左上方黏有一個長方形的書簽,框內題“永樂大典”四字,字下方還有雙行小字,說明這冊書的卷數。書衣正面的右上方還黏有一個框,里面用墨筆題寫這一冊所屬的韻目,又低一字注明這一冊是該韻目的第幾冊。如果手里有一部當時通用的《洪武正韻》的話,按圖索驥,就能十分方便地從一萬多冊《大典》中檢索到自己需要的內容。


    行格
    翻開《永樂大典》書衣,就是卷端,也就是正文的第一葉(頁)。可以看到,整部大典都是用朱、墨筆寫成的。朱筆主要用來繪制邊欄界行,書寫引用書籍的著者和書名;墨筆用來書寫題名、卷數、韻目、書籍正文并繪制圖畫;圈點則是用內空外圓的蘆、竹、骨或玉制筆管蘸上朱砂印泥戳上的。整體看起來端莊美觀,朱墨燦然。


    《永樂大典》每一葉朱色的邊欄界行都是用手繪制、而不是印刷出來的。大典的邊欄四周都繪成雙邊,“朱絲欄”把每半葉隔成八行,版心間上、下各有一條粗粗的“象鼻”,中間還有一個“魚尾”,“魚尾”上方記載書名和卷數,下方記載葉數。行格的筆畫粗細均勻,畫得一絲不茍。如果仔細看看,還會發現朱絲欄線上、下都有針眼,根據這個針眼,你就能猜出為什么欄線能畫得間距相等了吧。


    《永樂大典》的3億7千萬字,都是書手們用明代官用的楷書:館閣體一筆一畫抄寫出來的。大典中所繪山川器物也全用白描手法,精麗工致。這3億多字在編纂時應該至少抄過一遍,兩千多人連編帶抄用了5年時間;定稿后清抄,只用了不到兩年時間就完成了,平均每天要抄50萬字之多。清抄的書手中有許多是各地有名的書法家。由于現存的《永樂大典》是嘉靖年間重錄的,永樂年間原本的書法不得而知。嘉靖年間負責重錄工作的徐階見到永樂本后,曾經贊嘆說,舊本繕寫得太好了,很難再找到這樣的書手了。從嘉靖重錄本看,《大典》的書法較為瘦長,類似歐書,看起來流暢挺撥,相比較,清代的館閣體則顯得更圓潤一些。當然,《大典》的書法也有匠氣較濃的,不能一概而論,也不能過于挑剔。


    從《永樂大典》的殘本上,還可以看到其中的插圖,這些圖畫全部采用白描手法,描繪的山川、名物、人物、城郭等形態逼真,十分精致,是古代書籍插圖中的精品。


    《永樂大典》完整的時候,插圖的式樣和種類一定非常多,如果單獨編一本《永樂大典》插圖集的話,那簡直就是古代文明的一次大展示。清代大學者紀曉嵐在他的《閱微草堂筆記》中曾經說到他編纂《四庫全書》時,有一次翻到《永樂大典》上宋代兵器“神臂弓”的圖畫,很是驚訝。按照《永樂大典》上的記載,“神臂弓”可以立在地上,扣動扳機,箭飛出去可以穿透300步以外的鐵甲,宋朝的軍隊用“神臂弓”來對付金兵很有效果。宋軍對這一利器的使用有嚴格的軍法要求,絕對不能遺失或被金兵得去。“神臂弓”在元世祖的時候失傳了。結果“神臂弓”最終隨著《永樂大典》而消亡了。


    編排
    一部《大英百科全書》,它的辭條是用英文26個字母的順序來編排的,那么在中國古代,如何把規模宏大的《永樂大典》組織成一個整體,讓人很快能檢索到要找的內容呢?《永樂大典》的編纂者們采用了“用韻以統字,用字以系事”的方法,解決了這個問題。在這幅《永樂大典》圖版中,卷端第一行下方“四霽”就是韻目的順序和名稱,第二行的“寄”字就是屬于霽韻的一個韻字。別看只有三個字,作用可是很大的呢!


    當代專家學者要編纂一部百科全書
    永樂大典(2)
    永樂大典(2)(30)
    ,往往要先確定條目,再根據大量的資料逐條撰寫。像《大英百科全書》和《中國大百科全書》都是這樣。《永樂大典》的編纂者們也要根據文獻中的語詞來確定條目,不過他們并不撰寫什么文字,而是把各種典籍中凡出現過這個條目的一段記載,甚至整部書籍全都抄錄下來,還要點明采自什么文章、書籍,是何人撰寫的,讓人明晰出處,可以查考。這種做法,有點類似孔子所說的“述而不作”。


    《永樂大典》記載內容通行的規則是用一行的大字墨書辭目,用雙行小字朱筆記載作者和書名,墨筆記載書中的篇名和內容,就像這幅圖版看到的樣子。


    韻字下面也有文章:《永樂大典》裁選的典籍或文章一般都列在辭目下面。但根據具體情況,有些也列在標目字的下面。比如圖版中的標目字“昭”的下面,就把《左傳》中關于魯昭公一節的記載全部列在下面,而且一列就是好幾卷。


    古音古字匯于書中:《永樂大典》在檢索字的下面首先要注明該字在《洪武正韻》中的音韻和最早的出處、訓釋,還要標明篆、隸、行、草、楷等各種書體和異體字,內容十分豐富。你看這個標目字“冀”字下面就列舉了“冀”各式各樣的寫法,真像書法字典一樣。


    《永樂大典》前后編纂過兩次,第一次編纂開始于明成祖永樂元年(1403年),由解縉、胡廣、胡儼、楊士奇等人負責,召集了147人,于次年完成了編纂工作。名《文獻大成》,當時的明成祖朱棣閱讀后非常不滿,命令重新編纂。


    重纂
    永樂三年(1405年),明成祖再命解縉、姚廣孝、鄭賜等人重纂,這次因為采選的書籍眾多(集齊了全國所有的書目),參與的朝臣文士、宿學老儒達到2.16萬人。


    《永樂大典》完成后,明廷又在各地征召了大批
    永樂大典
    永樂大典(17)
    繕書人進行描欄、清抄、繪圖和圈點工作,由于人員數量過多,已經無法統計了。


    參與編修《永樂大典》人員的生活條件優裕,他們居住在離皇家藏書處文淵閣不遠的崇里坊等地,由光祿寺早晚供給酒肴、茗果,還發給膏火費,官員參與編修的可以免朝,待遇十分優厚。當時有人就以“天下文藝之英,濟濟乎咸集于京師”來形容《永樂大典》編纂的盛況。


    《永樂大典》在永樂年間纂修完成后,只抄錄了一部,叫做“永樂正本”;到嘉靖朝,怕大典有損,又重錄了一部,稱為“嘉靖副本”。因為兩部大典都深藏在皇宮中,沒有刊印,流傳稀少,在朝代更迭、內憂外患中被偷盜、搶掠、焚燒,“正本”消失了,“副本”也只剩下400余冊。《永樂大典》從編纂到毀滅的600年間,留下了許多傳奇故事和千古之謎。


    《永樂大典》纂成后,被放置在南京文淵閣的東閣。永樂十九年(1421年)明成祖移都北京,挑選了一部分藏書帶到新都,《永樂大典》在正統年間正式被放置在文樓中。永樂和萬歷年間,雖然都曾有人提議過刊刻,都因“工費浩繁”未能實現。


    在明朝皇帝中,明世宗(嘉靖皇帝)最喜愛《永樂大典》,平時在案頭上常備幾冊大典以供隨時翻閱。嘉靖三十六年(1557年),宮中發生大火,三大殿都被燒毀。火勢蔓延,很快便危及文樓中的大典。明世宗連夜下了三道金牌,令人把大典及時搶救出來。為防止今后再遭受類似禍患,明世宗萌生了重錄大典的想法,并同大臣徐階反復商議此事。


    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明世宗任命高拱、瞿景淳、張居正等人負責重錄《永樂大典》的工作。吏部和禮部主持了“糊名考試”,選撥出109位善書人。內府調撥了畫匠、砑光匠、紙匠等。惜薪司、光祿寺和翰林院也分別負責木炭、酒飯和“月米”的供應。重錄工作正式開始了。


    重錄之初,大臣徐階認為抄錄上萬冊大典,工程浩大,不必拘泥原來的式樣和書法。后來他翻檢《大典》,發現如果版式一變,上面的大小字和圖形都要發生變化,不如照原樣摹寫方便,最后決定重錄全仿永樂正本,不加任何改變。


    重錄《永樂大典》的繕寫者被規定每人每日抄寫三葉(頁),這樣重錄工作整整花了6年時間,到明穆宗隆慶元年(1567年)四月才最后完成。從此《大典》有了兩個抄本:永樂抄本(正本)和嘉靖抄本(副本),分別珍藏在文淵閣和皇史宬兩處。


    意義
    《永樂大典》由于卷帙浩繁,參加纂修人員眾多,因此前后體例不一,前后錯互舛誤之處,亦在所難免,但這并不影響它的巨大價值。《永樂大典》的最大貢獻在于保存了我國明初以前各種學科的大量文獻資料。在這方面,清代一些學者對《永樂大典》所作輯佚工作是有一定成績的。乾隆年間開《四庫全書》館時,安徽學政朱筠奏請“校《永樂大典》,擇其中人不常見之書輯之”,得到清高宗的批準,于乾隆三十八年(1773)設立了《四庫全書》館“校勘《永樂大典》散篇辦事處”,先后參加者共三十九人,其中有著名學者戴震、邵晉涵、周永年等。到乾隆四十六年(1781),共輯出書籍:經部六十六種,史部四十一種,子部一百零三種,集部一百七十五種,總計三百八十五種,四千九百四十六卷。其中重要的文獻如西晉杜預的《春秋釋例》、唐林寶的《元和姓纂》、北宋薛居正的《舊五代史》、南宋李心傳的《建炎以來系年要錄》;宋代醫學名著《蘇沈良方》、《博濟方》、《傷寒微旨》等都是亡佚已久的秘籍,全賴《永樂大典》才得保存下來。


    中國古代浩瀚的文化典籍流傳到今天的只有百分之一、二,其他因為自然或人為的破壞,最終在歷史長河中湮滅了。古代典籍是承載古代文明和文化的“鄭和寶船”,它的形態、語言和內容是一個時代歷史的真實寫照,能激起人們探秘尋寶的強烈沖動。


    《永樂大典》就是這樣的一個“寶船”,它曾經如此龐大和華麗,把中國14世紀以前的文化統統裝入它的倉中。道教在元朝經歷一次毀滅性的打擊,元朝的統治者幾乎燒毀了所有關于道教的書。到了明代,流傳于世的道家經典不足宋元時候的三分之一。而《永樂大典》則最大限度的記載了明朝以前所有的道家經典。可如今,人們只能通過露在水面上的一小段桅桿來猜測這艘沉沒寶船的一切了。歷史上的《永樂大典》帶給人們太多的驚奇和贊嘆,它的毀滅也帶來了同樣強烈的悲傷和遺憾,留給后世許多有待探尋的謎。當代許多人不知道《永樂大典》是一部什么書,還有許多對《永樂大典》耳熟能詳的人恐怕一生也無緣見到《永樂大典》的原貌。


    《永樂大典》所載之書以宋元時期的著作為多,到明代編輯《文淵閣書目》時,這些著述已經是十不存三、四了。到了清代,只有十之一、二還在流傳。加上《永樂大典》收錄的典籍除比較正規的儒家典籍、史傳百家、歷代文集等,還收錄了大量的方輿志乘、小說戲曲、醫學方技、道佛典籍等,所以歷代學者都把《永樂大典》看作輯佚之淵藪,他們在其中爬梳整理,把分散在各卷中的典籍匯總起來,使許多佚書得以重現人世。


    清代學者輯錄宋、元文人的詩歌文集和宋、元兩朝的史料最為豐富。近現代以來,戲曲、地方志、科技書籍和醫學著作開始被人們重視和輯錄。大典中的佛教、道教資料也逐漸為人們所認識。下面就讓我們了解一下歷代輯佚的過程和成果。


    4總纂修編輯
    解縉
    解縉
    解縉(xiè jìn ,1369-1415),著名學者,明朝著名才子之一,永樂大典總纂修。字大紳,縉紳,號春雨、喜易,謚文毅,漢族,江西吉水人,解綸之弟。洪武十二年進士。歷官御史、翰林待詔,成祖即位,擢侍讀,直文淵閣,參預機務,與編《永樂大典》,累進翰林學士兼右春坊大學士。有《解學士集》、《天潢玉牒》。解縉以才高好直言為人所忌,屢遭貶黜,終以“無人臣禮”下獄被殺。


    洪武二年十一月初七日(1369年12月6日)他出生在吉水鑒湖的一個書香門第之家。祖父解子元,元至正五年(1345)進士,授安福州判宮,遷太史院校書郎,除承務部、東莞縣尹,在元末戰亂中死于亂兵;父親解開,二魁胃監,五知貢舉,以父死節贈官參知政事不拜,明初授以官又不受,一心從事著述、辦學,培養人才;母親高妙瑩,不但賢良淑慧,而且通書史、善小楷、曉音律。解縉生長在這樣的家庭,從小就受到良好的教育。傳說他自幼穎敏絕倫,有“神童”之稱。其母畫地為字,于腿蓋中教之,一見不忘。5歲時,父教之書,應口成誦;7歲能述文,賦詩有老成語;10歲,日數誦千言,終身不忘;12歲,盡讀《四書》、《五經》,貫穿其義理。


    5年表編輯
    正統十四年(1449年)南京文淵閣大火,《永樂大典》所據原稿付之一炬。
    嘉靖三十六年(1557年)四月,宮中失火,奉天門及三大殿均被焚毀,收藏在南京文淵閣的《永樂大典》正本差點毀于大火。
    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明世宗令人抄寫一本副本,召選書寫、繪畫生員109人,正式抄繪,耗時六年。隆慶元年(1567年)四月完工。
    明末清初:正本下落不明,疑毀于此時的戰火。亦有可能藏于永陵。
    雍正年間:副本收藏在翰林院。
    乾隆三十八年(1772年):修《四庫全書》,發現《永樂大典》缺失2422卷,有千余冊不知所終。
    乾隆三十九年(1774年),四庫全書纂修官黃壽齡私自將《永樂大典》六冊,帶回家中,途中失竊。乾隆帝指責說:“《永樂大典》,為世間未有之書!本不應該聽纂修等攜帶外出!”下令嚴查,全城戒嚴。不久六冊書在御河橋邊被發現,失而復得。
    嘉慶十三年(1808年)纂修《全唐文》,大臣奉旨入閣參考《永樂大典》。
    道光年間纂修《大清一統志》,多參考《永樂大典》。
    光緒元年(1875年):不足五千冊。
    光緒二十年(1894年):翁同和入翰林院查點,僅存八百余冊。
    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義和團圍攻東交民巷外國使館,6月23日,位于英國使館北鄰的翰林院遭縱火,《永樂大典》幾乎全部遭到焚毀,所余無幾。翰林院內僅存六十四冊被陸潤庠運回府中。(有說永樂大典為八國聯軍燒毀,但此時八國聯軍剛剛登陸大沽,尚未進入北京)
    光緒二十七年(1901年)六月十一日英使館交回三百三十冊大典。
    1912年,中華民國政府成立,國務院批準將翰林院所存《大典》殘本送歸教育部,60冊置于京師圖書館,4冊置于教育部圖書室展覽。
    1920年,葉恭綽赴歐洲考察實業,在倫敦一間小古董鋪里意外發現并購回《大典》卷一三九九一殘本。
    1934年,館藏《永樂大典》達93冊。
    1951年:蘇聯列寧格勒大學將11冊《永樂大典》歸還中國。上海商務印書館董事會將原藏商務印書館所屬東方圖書館的二十一冊捐獻出來。顧子剛捐贈三冊,系北洋軍閥徐世昌所有,周叔弢、趙元方、張季薌、鄭廣權、王富晉、陳李藹如、趙玉林等先后各捐一冊。
    1954年:蘇聯國立列寧圖書館贈還原藏日本滿鐵圖書館的《永樂大典》52冊。
    1955年:德國萊比錫大學圖書館贈還中國3冊。蘇聯科學院通過中國科學院圖書館移贈1冊。
    1959年:收集《永樂大典》原本兩百一十五冊,加上副本、微縮膠片等,共七百三十卷,約占全書總卷數的3%。
    1965年,趙萬里捐出所藏2冊《永樂大典》。
    1983年:中國國家圖書館從山東入藏1冊。
  • TAG: 永樂大典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号 ps可以怎么赚钱吗 nba即时指数 画画赚钱平台 云南快乐十分 淘宝客赚钱视频 参与麻将群赌博违法吗 海王捕鱼机 大赢家比分直播 大通彩票游戏 赚钱mm 18选7 支付宝线下推广赚钱嘛 md梦幻模拟战2 赚钱 论坛怎么赚钱 北京快乐8 几台空闲电脑可以做什么赚钱